榆林社区网-榆林市社区文化建设促进会官网
榆林社区网微信公众账号

政策开放,你还想生吗?

(0)时间:2015-10-30 11:28  

29日公布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提出“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全面二孩的人口政策调整旨在扭转人口红利下滑和老龄化加速的趋势。然而,对于适龄生育人群而言,这项政策究竟有没有吸引力?能不能达到预期效果?新华社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主生派:抓紧时间要老二

“一直都想再要一个孩子,现在政策出来了,时间上来得及,明年就要。”在湖北咸宁市一家事业单位就职的刘先生今年36岁了,他的爱人也在事业单位上班,两人年收入合计在11万元左右。

“我和我爱人都是70后非独生子女,如果国家计生政策再不调整,就赶不上生二胎了。”他说。

刘先生的孩子今年已经7岁了,一直是自己抚养,现在已经上小学了,对孩子的支出主要在教育培训和吃穿上面,1年粗略估计一下在2万元左右。“现在看经济上能够承受,不过在时间精力上确实会有一些障碍。”

尽管养育孩子的成本不低,一些在北京、上海生活的“70后非独”也对这项政策表示欢迎。

“要二孩后计划回家当全职。”今年29岁的甄女士从事人力资源管理工作,丈夫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工作,每月家庭收入8万元左右,目前有一个11个月大的孩子,每月养育孩子的支出大约在1.5万元,主要是聘请育儿嫂和购买孩子日常用品。

甄女士认为,全面放开二孩需要一些物质的准备,也需要家长的准备,比如家长的知识能力水平等等。

在上海一家影视公司做营销推广的明然和做建筑设计的老公都是28岁,家庭年收入约40万元。由于夫妻俩平时工作都很忙,奶奶从湖北来沪帮忙照顾1岁的孙女。孩子一个月的支出大概1500元左右,主要花费是奶粉、尿不湿、玩具、衣服。

“我们准备5到8年内再要二胎,因为必须要先换一套能住得下两个孩子的房子。”她说:“希望产检简单一点,早日实现社区产检,不要动不动就往大医院跑,排队伤不起。”

摇摆派:政策完善再决定

“养老体制不怎么完善,老了去养老院确实有点担心,要是不生,自己老了孩子一个人照顾不过来。”江西上饶市信州区70后市民缪慧一直盼着全面放开二孩政策,但真正放开了又很纠结。

缪慧说,以现在的年纪,难以承受高龄产妇的系列症状,而且父母年纪大了,不可能像十几年前生一胎时那么“给力”。而且保姆的费用越来越贵,请个适合的太不容易,经济、精力、身体等问题都要考虑清楚。

她的第一个孩子已经上初中,现在开始备孕,过两年大的读高中,小的才出生,几乎等于各自成长。“高中正是紧张的学习阶段,再生一个孩子,大家都会分心,这也是一个现实问题。”

“原来老盼有政策,现在盼来了,又有点纠结。这个年纪再生孩子,过去的工作基础就要基本‘清零’,有很多朋友都劝我算了。”在一家报社工作的赵女士39岁,和老公都有姐姐,家庭经济条件比较宽裕。但是,由于爱人工作很忙,双方父母又都年纪较大,赵女士在日常工作和照顾孩子之间,一直在努力寻找平衡。

“雇佣保姆只能解决基本的喂养和看护,真正的教育还要父母自己用心,是任何人都替代不了的。”赵女士认为,一些发达国家的“超长”产假以及允许父母双方都休产假的人性化管理制度,有助于全面二孩政策深入实施。

今年30岁的尚先生是一名警察,有个姐姐,非独的经历让他觉得独生子女养老的压力太大,而且成长的过程中太孤单,他很想要两个孩子。目前,他和在私企做主管的妻子每年大约有近30万元的收入。儿子1岁3个月,自己抚养,两边的母亲轮流来京帮忙带孩子。养孩子的支出每个月2000元以上,主要是纸尿裤、奶粉、玩具、零食、服饰。

“如果要二孩,在北京发展的压力会变大,甚至有可能以后要离开北京。”尚先生的妻子说,北京的生育机构比较紧张,但是基本可以满足需要。此外,儿童医疗资源比较紧张,孩子看病难,希望国家能解决这个问题。

28岁的北京初中教师杜老师和先生虽然都是双独,也没有住房压力,但是只要一想到生完老二的种种问题,就有点儿纠结。

为了节省开支,他们没有雇佣过保姆及育儿嫂,从月子里就自己带孩子。如今,4岁的女儿在上家附近的一所幼儿园。大部分时间夫妻一起带孩子,特殊情况下会让姥姥姥爷、奶奶爷爷帮忙。

“希望国家能对生育二孩给予更多政策支持。”杜老师认为,城市中和她年龄相仿的普通家庭生二胎,可能都会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也不希望二胎的到来降低家庭整体的生活质量。北京的医疗服务水平没有问题,但是服务能力有限,怀孕了如果想找个公立医院生产,也需要托些关系或费些力气,并不是随时都有床位,这些都需要政策完善,给人信心。

拒生派:一个孩子足够了

“坚决不会要老二。”今年37岁的金女士是一名全职家庭主妇。她的爱人有个哥哥,她自己有个姐姐,目前夫妻二人带着5岁的孩子与80岁的婆婆同住,家庭月收入在1.5万元左右。

“不要二孩的主要因素首先是我不是特别喜欢孩子,其次是时间和精力上很难再负担1个孩子。”金女士说,家里目前是标准的上有老下有小的状态,一方面老人年岁大了、身体也不太好,需要照顾,另一方面孩子正处于幼小衔接的阶段,也需要家长付出较多的时间和精力陪伴。此外,北京的幼儿园和小学对孩子的教育更倚重学生的家庭教育,无论是园校活动还是幼儿的基础教育,都需要家长付出大量时间和精力。

经济因素也是一项重要考虑。金女士目前每月养育孩子基础费用为3000元,包括幼儿园费用、食品、服装、图书玩具和游玩费用,另外每年外出旅游的费用约在1万至1.5万元。

“随着孩子的成长,养育和教育孩子所花费的金钱也在不断增加,经济的压力确实不小。”她说。

金女士给记者细细算了一笔账,北京的公立幼儿园每月收费1000多元,私立园都要在几千元以上,如果期望孩子进入质量较好的幼儿园,还要交纳少则几万元多则十几万元的“择园费”。幼小衔接过程中学前班的费用有几千元的暑期班,也有万元级别的1年班。此外,医疗费用也不少,给孩子看个感冒啊,看个牙啊,一次花几百元很常见。若是想再培养点兴趣爱好,一节钢琴课最少也要250元左右,1学期的围棋课少的也得8000元。

“到了初高中阶段,各种学科补习提高班是按学科收费的,1年1科至少要1万元,现在不上任何学习班而能顺利升上理想高中和大学的孩子是凤毛麟角。”说到这里,金女士更是坚定了不要二孩的决心。

尽管家庭年收入有三四十万元,做财务工作的肖女士也感到再次生育压力很大。她的爱人是大学教授,儿子马上9岁,幼儿园之前是父母帮忙带,现在基本是自己管。

“每个周末数学和英语的课外辅导要480元,我们还算报的少的,现在都要家长陪着,要是再加上钢琴、足球、篮球,不说经济负担增加,我一个人也忙不过来。”

此外,传统观念也带给这位妈妈深深的忧虑:“一个男孩将来压力就够大了,万一再生个男孩那就真要吐血了,最最关键的原因还是没钱。”

2014年是单独二孩政策在全国范围内落地的一年。截至2015年5月底,全国有145万对夫妇提出再生育申请,139万多对办理了手续。2014年的出生人口比2013年增长了47万。(新华网  吴晶、胡浩、王思北、刘奕湛、高皓亮)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陕北二人台巅峰汇完整版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Copyright © 2015 www.yulincit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榆林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榆林市民政局主管||榆林市社区文化建设促进会主办
媒体支持:新丝路杂志社 《榆林社区》编辑部 技术支持:榆林市榆神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联系电话:400-006-0912 联系QQ:200973228

微信扫一扫下方二维码